6/19入職那時最想進入的公司,今天已經來到八月的第一週了

也不能說累積多少委屈,畢竟才入職大約一個半月左右

職場生活果然跟想像的不同,幸好遇見了一群人很好的同事們一起在職場上奮鬥

突然想寫寫,記下我認識的那些人

跟平常分享的風格略有不同,希望能夠用鏡頭外的敘事風格去寫一些片段

說到O,起初我以為他會是最冷漠的人,第一天打招呼的時候只說了名字,但很酷。

總是穿著修身長褲,好看的鞋子,久坐在電腦前身體也不歪斜,很酷。

我有問題都會問他,因為我待的部門只有我們兩個。

剛進去的時候我天真的認為工作會有一個團隊,大家分工合作去進行,但不是。

有一次一起加班,修改一個不屬於我們兩個的檔案,我很低落,因為那是我上班的大約第三天。

 

「要不要去買點什麼?」

她第一次邀約我,從她的話中我似乎還有聽到「跟我來」,快速地抓了錢包就跟在他的黑色皮鞋後面走了出去。

 

「我要道歉,」站在7-11外面,突然說

「我已經要離職了,我想先讓妳知道、這也是之前就決定好的事情。」

當下受到衝擊,沒想到我唯一的夥伴就要走了,但我可以理解。

「沒關係,趁現在我能學多少就學吧,有問題再說吧。」我聳了聳肩。

我能理解,因為O的座位在我前方的位置,我看他工作從來沒有結束過。

 

「你可能要知道,這個行業——就是這樣,得加班。」回到辦公室,O一邊說一邊打開她剛剛買的堅果巧克力,

「我剛上班的時候,我的老闆累的時候都會吃這個,久了我也變得跟他一樣了。」

看著他冷靜地修改我完全不懂的問題,冷靜的說話,我也有點想變成像他一樣冷靜的人。

我剛開始上班的時候,座位在A的旁邊。

A留著偏長的頭髮,平常都紮起來,長得很高。

莫名地從他身上能夠嗅到跟藝術相關的氣息,莫名的。

他就像是哥哥,很鬧卻很關心你的哥哥,如果有像他這樣的哥哥應該會很有趣吧。

 

有一次聊天聊到公司沒有加班費這一點,A說著說著收起笑容

「所以沒事就走,明天能做的事情今天就走。」像是警告些什麼一般。

A總是適時的提醒我,偶爾說一些無聊的玩笑話,在你旁邊抱怨幾句。

我很喜歡跟J還有A一起聊天,很喜歡他們倆人豪爽的感覺。

 

後來才知道在這家公司,從空氣中就知道你能不能離開。

許多次,身體跟心都已經不在公司了,但是大腦知道還不能走。

 

有時候跟A聊天,倒垃圾,早上打掃時間去買早餐。

好像會帶你出去偷溜找秘密基地的大哥一樣,很有趣。

 

「你站起來很高耶,平常坐著都不知道」

「你朋友都這麼矮啊?」

 

A上班之外還是一位攝影師,在日本工作過。

 

「你喜歡這種類型?」

「我喜歡善良的。」

 

在嬉皮笑臉的後面,好像可以看到他叼著一支煙,透過相機的觀景窗看著他在看的那個人、或是那段往事。

想聽聽他的故事,是否像是在雪中一般,看起來很輕累積起來卻很逼人。

下次想寫有關J。

 

糰子

    全站熱搜

    糰子小姐 ch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